夙咧个空

请务必催我

【信云】又是一生

Δ半个段子体
Δ后半文风突变
Δ依旧是糖
ΔOOC吧
Δ愿喜欢

         00
      韩信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大学生;
      赵云是一个“追逐梦想”的漫画家。

 
         01
      韩信偶然打个零工赚点外快,这次是送牛奶和送外卖;
      赵云经常定个外卖省点时间,每次都会去订同一家的。

         02
      当同一个地址一天四次出现在订单上时,韩信怀疑了这个人的工作问题,谁能忙到订外卖省时间还订得按时按点三餐不断啊喂?!
      当同一个人一天四次出现在家门口时,赵云感叹了当今大学生的境遇,谁家大学生打工能早中晚一次不缺还能一连几天如此啊喂?!

         03
      除了工作需要外,韩信对赵云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少订几次吧,天天吃你不厌啊,我每天五层楼,四个来回。”
      除了客套的话外,赵云对韩信说的第一句话是:“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要不我在窗户上加个滑轮加篮子,你每天钓上来。”

         04
      那个篮子确实有很大的作用,我是指――助攻方面。

         05
      也不是一见钟情,韩信说不清楚,就是有一种想每天敲开赵云的门,递给赵云一日三餐外加一杯牛奶的念想。
      也不是习惯俗成,赵云也不明白,就是有一种想每天打开门都看到韩信,接过韩信递出的一日三餐外加一杯牛奶的希望。

         06
      韩信从大学物理实验室里找出了滑轮,让赵云装上,然后暗自乐了一天。
      赵云在不靠街的窗户上装上了韩信寄来的滑轮,然后莫名失落了。

         07
      第二天躺在篮子里的不是外卖,而是一种束花、一首小酸诗和一张卡片,卡片上写着“不答应就不给饭吃。”

         08
      然后他们就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09
      你以为这样就结束啦?开玩笑!

         10
      赵云平时的题材是科幻类的,他从不打算恋爱题材出现在自己笔下。然后他破例了,画了云信。

         11
       然后当晚就被逆了。

         12
      据说那个云信本在韩信的多方助攻下变成了信云。
      所谓的多方助攻是指耽美区的各位大大,据说他们早就对科幻区的赵云心怀叵测。

         13
      韩信不缺钱,一切为了找事干,然后找出了个赵云。
      赵云会做饭,一切为了省时间,然后省出了个韩信。

         14
      韩信再也不用找事干了。谁有了这么好的媳妇儿还天天浪。

         15
      赵云的时间省不下来了。双人份的一日三餐全部一人承包了。

         16
      谈恋爱就谈恋爱,吵什么架,闹什么别扭。
      所以相互哄哄气很快就能消。

         17
      韩信上课从不迟到,唯一一次迟到是因为——君王从此不早朝。

         18
      赵云从来不会拖稿,唯一一次拖稿是因为——你以为昨晚君王干嘛去了。

         19
      还记得韩信写给赵云的小酸诗吗?
      赵云表示没眼看了,并怀疑了现在大学的教学质量。

         20
      赵云一直保存着那首小酸诗,然后雕在了他们的戒指里。

         21
      婚礼时,亲友们打听他们感情的由来,当时的他们相视一笑,默而不答。

         22
      其实当时的他们确实也不清楚这莫名而来的爱。

         23
      再后来,他们老了。

         24
      谁都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
      什么时候走的,什么时候回来
      甚至是,什么时候离这世界而去

         25
      据说,有一天,有一双人,手拉着手走过黄泉路。

         26
      据说,还是那一天,还是那一双人,交杯酒般的喝下了孟婆汤。

         27
      三生石给我们讲了个故事
      两个将军,两杆枪……

         28
      忘川河上,望乡台中
      全都留有他们的足迹

         29
      前生,今生,来生
      全部铭刻

         30
      前世的因,今世的果

         31
      那爱来的并不莫名

         32
      当然,宿命轮回

         33
      有两个婴儿,呱呱坠地
      等待着
      相识、相知、相爱

我我我瞎了
之前发错了
(自我反省)
好,那么

我我我尽力了
祝各位用餐(x)愉快

【信云】Winter

Δ无脑甜
Δ没过脑子的写
Δ我也不知道甜不甜
Δ不同CP系列文
Δ春夏秋冬越写越渣
Δ大纲文,不如先看结尾
Δ文笔渣


       圣诞联欢在赵云家办,原因一是赵云家大,原因二是赵云的父母常年不着家。

       总而言之就是平安夜这一天,赵云家聚了一大堆奔波在世界各地的同学们。

       其实联欢的过程一点都不重要,就是狐朋狗友(x)们围在一起聊江河侃大山,从过去聊到现在,再从现在聊到未来。

       我能告诉你的,只有――赵云一直在偷瞄的韩信一直在偷瞄赵云,很绕吧。再说白一点就是相互偷瞄,都没发现。

       联欢结束后,人们都陆陆续续的告别离去。难舍难分向来不是他们的风格。

      “你们先走吧,我再留会儿。”韩信的话是说给刘邦喝张良听的,眼睛是看向不远处收拾东西的赵云的,刘邦和张良心领神会,和赵云打过招呼后也迅速离开。

       其实所有人都是了然的,关于两人之间完全不合性格的扭捏,所以人都明白原因,所有人都不会点破。

       最后,只剩韩信和赵云两人,“子龙,我帮你收拾吧。”韩信十分自然的提出了建议,就好像道了一句早安一样的轻松。

     “嗯,谢谢前辈。”认识多年,再相互客气就有点生疏了,所以赵云也没有拒绝。

       心照不宣间,杂七杂八的东西也都收拾的差不多了。韩信以休息一下的名义把赵云拉到窗台上赏雪。

        夜深人静,仿佛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人,沉默良久。

       “进屋去吧,雪看久容易雪盲。”

        “子龙,你抬头看,今晚的月色真美。”

        一句话过大的信息量让赵云无法正常回话,只能将目光投向韩信。

       “九块钱而已,我出。”

――――――――――――
真的,春夏秋冬越写越渣
四篇里唯一一个告白

以及,跳跳你别破费了
九块钱我出
来,这是十块,不用找了
多出来的给孩子买糖

【亮云】Autumn

Δ无脑甜
Δ没有过脑子的写
Δ日常向
Δ我也不知道算不算甜
Δ不同CP系列文
Δ文笔渣


       赵云高二,诸葛亮高三。

       高二忙,高三更忙。

       赵云每天都会很早起床;他胃不好,不吃早餐会难受一上午。他每天准备的早餐,都是双人份的,因为对于高三的诸葛亮来说,睡眠时间是非常重要的。

       诸葛亮每天都会卡着点起床,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他每天都会有温度,刚好的早餐,赵云从来都不会忘了他,也绝对不可能是凉的。

        可以理解成――爱人爱己。

       春有春困,初秋气温的直线跳水也让人们在每天早晨都眷念着被窝的温暖;赵云也不例外。

       赵云醒来时才意识到睡过头了,时间上不会迟到,但早餐确实来不及了。诸葛亮也应该出门了。

       赵云火急火燎的赶到教室,才刚坐下,他的胃就开始了强烈的抗议。他不着痕迹的缩起身子。

       忍忍吧,总能过去的。

       依稀间,赵云听到几个同班的女生讨论着高三的前辈们,诸葛亮当然也在提名之列。

      “我刚才看到诸葛前辈往高二这边走哟!”

       听到这句话的赵云并没有多长的思考时间,因为话音刚落教室的门就被打开了。

       开门的人径直走向他,一罐温热的粥塞到了他的手里。

       “早安。”

       相视而笑。

――――――――――――
我喜欢他们老夫老妻(划)夫的感觉

肠胃不好的人一定要好好吃饭
管不住自己的要找个能管的住自己的
(希望有一天有人给我递粥吧)

愿喜欢^ω^

【吕云】Summer

Δ无脑甜
Δ没过脑子的写
Δ甜不甜我也不知道
Δ日常向
Δ不同CP系列文
Δ文笔渣


       其实也不算艳阳高照,但气温始终居高不下。闷热,蒸包子般的闷热和水泥亦或是沥青的马路一起,蒸炙着人类。

       在地球亿年的进化里,人类早已可以靠空调度日,可惜,停电了。

       吕布自暴自弃般的把最后一块冰塞进嘴里,降温体验极差。

      “子龙,好热,怎么办?”吕布整个人趴在人皮沙发上,汲取着最后一丝冰凉。

      “你应该找盆水泡着,水的比热容比较大。”赵云耸肩表示无能为力,然后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走,我们走林子里转转。树木光合作用的......”

      “停!道理我都懂,走走走,去林子里。”吕布迅速打断了理论知识的长篇大论。

       就算没人,林子里也不会安静,鸟叫蝉鸣可从不会错过夏天。

       一路无话,两人并排走着。

       赵云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副耳机,吕布很自然的解开拿过一边的。一副耳机连接两个人的耳朵,为了避免耳机脱落,两人也凑得很近。

“容我用爱修饰故作矜持的原罪
   藏匿在诗篇中辗转迂回
   我无知且无畏 迈一步卑微
   只待你翻开说美
   ……”

       耳机里流淌出的音乐没有极强的节奏感,但也不会显得单调的音乐,歌词也莫名契合共鸣着什么。

       吕布拉过赵云的手,握在手中勾着赵云的手指骨节,如数家珍的把手指数过一遍又一遍。

      “我爱你。”

      “我也是。”

――――――――――――
出现的歌是霾总写的《迂回步》
对,私心推歌www
我,日常吸霾

愿喜欢^ω^

【6927】Spring

Δ无脑甜
Δ没过脑子的瞎写
Δ我也不知道甜不甜
Δ系列文
Δ各位请看清标题
ΔOOC
Δ文笔渣

       也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单纯是京子、小春加上库洛姆上街带回来了一大包糖果,没错,就是因为减价、打折、甩卖,谁不喜欢点小便宜呢?何况家里还有蓝波这样无糖不欢的孩子。

      “蓝波大人要葡萄味的!快点蠢纲!葡萄味的!”蓝波赖在沢田纲吉的怀里,连体奶牛装包裹下不明显的小手不断指着糖果袋子。而纲吉也只是认命的帮他翻找。

       以后的日子是个未知数,能惯着就惯着吧。话说小孩子都不春困的吗?这一大早的。

       拿到糖的蓝波心满意足的跳出纲吉怀里,迈着欢脱的步子去找一平。

       纲吉看着蓝波蹦蹦跳跳的离开,心里暖了一片,又翻出一颗葡萄味的糖果,剥开糖纸塞进嘴里,化出一片酸甜,“嗯,怪不得蓝波会喜欢。”

       “Kufufufu,彭格列在偷吃吗?”先是一抹雾,然后人影出现。

       纲吉就算不去看也知道是谁来了,“不,是光明正大的。”随手拿起一颗糖,递给六道骸,“尝尝?”

       六道骸没有接,而是拉过纲吉的领带,轻车熟路的吻了上去。

       也没有纠缠太久,单是将纲吉口中的糖渡到自己口中。

       “是很甜~”说着舔了舔唇。

       “白日宣淫!!!”

       “不,春日发情。”

――――――――――――――
希望各位喜欢吧
emmm
我能不要脸的求红心蓝手吗
(^-^)

【亮云】那些年,装B的Alpha和Omega(下)

Δ  ABO
Δ  CP太冷,自割大腿肉
Δ  ooc全是私设
Δ  渣文笔
Δ  愿喜欢





    “糟了,没赶上。”

      这是赵云脑海中最后一条理智的信息,紧接着的就只有一阵又一阵热流。

      像是骨头化掉了一般,赵云整个人瘫在了地上,柠檬味清淡香甜的信息素一点点随着喘息溢出,赵云唯一能做的就是本能般的寻找着抑制剂。

     
     从听闻赵云要请假开始,诸葛亮的情绪就一直很奇怪,奇怪到他自己都想不通。

     诸葛亮郁闷了一整个下午,但当他打开宿舍门,被扑面而来的信息素包围时,醍醐灌顶。

     诸葛亮反手关上门,随着信息素的牵引 走向房间深处。

     只见赵云正颤颤巍巍的向自己的手臂上扎着抑制剂的针管。可惜,意识是半迷半醒,手也是不稳的。

     发情期不代表完全不能自理,赵云明显发现了有人靠近,他猛的抬起头,正好和诸葛亮四面相对。

     像约好了般的沉默;几秒后,赵云才如梦初醒的避开目光,“抱…抱歉,前辈,我……我是……”

    “是Omega,别用抑制剂,对身体不好。”

    “啊?我…我是说……没…那个……”

    “没有别的办法,还是――没有Alpha。”

    “都……都是。”赵云垂下头,碎发的阴影笼罩在脸上。

    
      一段对话似是而非的说明了什么,诸葛亮俯下身,轻而易举的拿下了赵云手中的抑制剂。
  
    “为什么不去找一个呢?嗯?”两人贴的很近,近到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我……我不想……”

    “想做个Bate?”

    “……嗯”

    “其实,有一个办法。”

    “嗯?”赵云在发情期的折磨加之诸葛亮的问题中,体力一点点的被消磨殆尽。

    “抱歉,子龙,能爱上亮吗?”
  
     欺身而上。

―――――――稍微和谐一下――――――

    
      清晨,赵云悠悠转醒,入眼便是诸葛亮放大了几倍的俊脸。然后,记忆忽然苏醒;他正要条件反射般的翻身下床,猛的发现诸葛亮的手正紧紧的环这自己的腰。

      赵云以为自己的动作会惊醒睡梦中的人,但诸葛亮迟迟没有反应。他眸子微黯,缓缓的把头埋入诸葛亮怀中。

     “谢谢。心悦已久。”
      不会有人知道赵云在谢什么。

      直到赵云的呼吸渐渐均匀,寂静的宿舍里才再次有人睁开了眼睛。

      诸葛亮早在赵云醒来之前便醒来了,不过是抱着最后温存的态度一直没动,却貌似收获了最想要的。环着对方的手扣的更紧,下巴蹭着棕栗色的碎发,嘴角勾起了从未出现过的弧度。

       END

――――――――――
抱歉啊各位小天使,我我我上周就该发的,可是突然月考,QAQ抱歉让小天使们等了这么久。

以及,那个,车的话
最近查的严,我我我为了避免以上文字一起被删,所以车单独开,emmm尽量明天发。

感谢各位小天使们的红心蓝手,再次道歉::>_<::

愿喜欢

【27生贺】生日快乐啊,我的小天使


Δ迟到的祝福
Δ反正我觉得很渣
Δ双手奉上
Δ愿喜欢



      黎明时,太阳会升起来,它温暖的光芒洒向了人间;悠悠飘过的云层,饱含着将成形的雨;拂面的微风,或许刚在几万米外的地方吹散迷雾;惊世的雷声,或许在某一片地域轰鸣。

      你静静地,如同静谧的那抹蓝天;微笑着,如同一汪幽潭一滴水荡开波浪;包容一切,如同世间万物和这个世间。

      从2004年开始,你以14岁的面孔出现,一路走到现在。整整13个年头,直到今天,你也该27了。很巧,不是吗?在此,祝你生日快乐。

      愿你所到之处春暖花开;
      愿你所在之处四季长春。

      愿你所羁绊的一切安好;
      愿你所怨恶的一切消亡。

           生的火焰由你点燃,信仰的光由你普照
       

                         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夙空
                                                                敬上

                                                    2017/10/14

【亮云】那些年,装B的Alpha和Omega(上)

Δ  ABO
Δ  CP太冷,自割大腿肉
Δ  ooc全是私设
Δ  渣文笔
Δ  愿喜欢

      

        新的一个学年,王者高中迎来了新的一批学生。在这个Alpha、Beta和Omega分而教之的学院中,故事拉开了帷幕。

      “子龙哥哥!”学院的大门,一抹粉色的身影笑着和刚步入校门的人打着招呼,被招呼的棕发人儿抬眼寻声望去,随即勾起淡淡的微笑快步走过去。
     
      “婵儿,早啊。”干净的声音和深邃的眼睛,除了赵云还能是谁?

      “子龙哥哥早!子龙哥哥是分在B班了吗?”笑靥如花,貂蝉,作为一个女性Omega,她的痴汉团向来不缺人,但她偏偏就喜欢粘在赵云身边,这让路过的痴汉团想上前拉开他们,但又有那个心没那个胆。

      “子龙。”

       低沉又如沐春风的声音从耳后传来,赵云猛地回头,对上一对淡蓝色的眸子。“军师。”脸上的笑容彻底绽开,轻点头算是应了。

      “子龙,我们在一个班,一起走吧。”言罢便直接向教学楼走去,就好像并不在乎对方是否跟上一样。

      “婵儿,再见了。”赵云匆匆告别后直接三步并作两步的迅速跟上了诸葛亮。

       一场对话就这样结束了,一旁的痴汉团表示:干得好!

      两人并排走向教室的路上,吸引了无数回头率,但两人之间却一句话都没说。

      “午饭,一起吧。”

#B班出现两位颜值担当,不是Alpha可惜了#
#两人关系密切,不一般#
#亮云还是云亮,拔刀吧!#

      第二天,校园头条被刷爆了。

      死巧不巧的,两人被分在了同一天宿舍,两人一间的那种,两人几乎同进同出、同餐同寝,但两人的关系似乎更像要好的朋友,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样。

      那么,平静是如何打破的呢?

     “老师,我要请一段时间的假,家里有些事。”乖孩子好学生的赵云头一次请假,老师怎么说也是网开一面的准了。

      原本赵云定在中午离校,但同学们的关心,老师们的各类叮嘱和社团的一大堆子杂事,迫使他成功的临近放学才能离开。

      而当赵云收拾好东西,拉门要走时,一股热流从上至下又由下反上的将他浸遍。

――TBC

-如果喜欢,可否留下一个小蓝手